安邦工业信息:基药招标“上海模式”探路

2012-07-20 09:35:37  来源: 四环医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

备受业内关注的上海基本药物招标日前终于靴子落地。

受业内关注的上海基本药物招标日前终于靴子落地。

8日,上海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第二批中标目录正式对外公布,令人惊讶的是,中标目录内居然出现成批外资药企品种,而之前其他省份基本药物中标榜上只是零星出现过外企的身影。

上海基药招标在价格与质量之间寻找平衡的做法,与此前安徽等省份基药招标“唯低价是取”的做法形成鲜明反差。

外资药企降价中标

“外企做了一定让步,外企协会也做了很多工作,这次外企才能在基药市场上实现突破。”上海医药界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粗略地统计了一下,此次上海基药招标基层医疗机构使用部分的中标目录中合资、外资药至少有60多个品种、150多个品规,涉及的厂家有辉瑞、拜耳、礼来、施贵宝、默沙东等近30家制药外企,中标品种主要集中在心脑血管等领域。

在中标价方面,外企此次做了一定的让步,中标品种价格普遍有所下降,如杭州默沙东制药20MG×7片的舒降之中标价为21.74元,而在其他省份该产品的价格为25元左右。“在此次基本药物招标当中,会员公司的产品价格都有较大降幅,目前相关产品总体价格在全国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。”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(RDPAC)表示。

一位外企人士告诉记者,此次外企相关中标产品价格的降幅是“前所未有的”,对外企全国的价格体系也是一个冲击。但是,该人士同时也承认,上海是医药重镇,其用药水平在全国属于前列,如果外企不在价格上进行让步,则意味着要全面退出上海基层医疗机构市场。

据RDPAC统计,在上海基本药物688个品种中,RDPAC成员企业有133只涉及产品,包括国家基药目录中的71个品种和上海增补的62个品种。

去年12月27日,上海卫生局发布招标公告,正式启动本年度上海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,采购的总量为307个国家基本药物品种和381个上海市增补目录品种。

上海基药招标坚持了质量优先、价格合理的主要原则,手段则包括引入“量价挂钩”模式以促使企业降价;区分质量层次(单独定价和GMP)以保持本市社区用药水平等。

而在当时,外企的产品价格还是与国内企业的产品有较大价差,国内的基本药物制度推广形势对外企并不乐观,外企曾一度担忧要退出上海基本药物市场。

不唯低价是取

国内品牌企业在此次上海基药招标里中标的也比较多,包括哈药集团、华北制药、广药白云山、北京同仁堂等。

较之其他省份的基药招标模式,上海的基药招标采用了定量综合评价,评标要素由质量、信誉与服务、价格三方面组成,从根本上避免了单纯的价格“恶性”竞争。

“上海市药品招标一向比较理智,此次基药招标把药品质量作为首要考虑因素,这样不仅有利于提高药物的可及性,也有利于缓解大医院的压力,实现患者向社区医院沉降的政策目标。”国药控股高级顾问干荣富告诉记者。

据初步统计,此次基层医疗机构中标价格总体降幅为39%(含15%差率),外企的降幅低于39%。

显然,上海模式与此前基药招标被指“唯低价是取”的“安徽模式”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根据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对安徽基本药物招标的调研报告,安徽中标的863个品规,单价1元以下的占20.9%,5元以下的占66.9%,10元以下的占82%,出现了诸多“价格虚低”的药品。

有些中标价已低到无法补偿原辅料及包装成本,例如:板蓝根颗粒20袋/袋2.35元,复方丹参片60片/瓶0.95元,牛黄解毒片12片/板0.1元等,据协会组织专家对同品规产品成本核算,上述中标的价格仅为正常成本的三分之一。

在安徽还出现了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现象,全国100强制药企业在安徽省仅249个品规中标,占中标品规总数的28.85%。

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的报告称,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,一些中小企业,尤其是一些不规范的企业,为了在竞标中寻找“活路”,往往采取以次充好、低限投料、降低生产工艺标准等手段,一味降低生产成本,势必导致药品质量下降,为生产假劣药品提供了生存的空间。

在4月份,四川蜀中制药就因为在药品生产中涉嫌虚假投料和低限投料,而被药监部门收回GMP证书。在本报等媒体对蜀中事件进行曝光之后,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、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、中国中药协会等六大协会5月召开会议,并形成统一意见向国务院医改办上书,呼吁基药招标纠偏。

“自从蜀中出事以后,各省的基药招标更为谨慎,都在观望其他省份的做法,期望设计一个能在价格与质量之间找到平衡点的方法。”华北制药销售总监王高俊告诉记者。

Top